「给大家介绍一下」江莹莹留下的空虚父亲要给很少出门的母亲“报仇”。

 admin   2024-04-02 06:28   14 人阅读  0 条评论

56岁的张荣高每天都会在脑海中“自动播放”女儿章莹颖被害的细节。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和语气都没有变化,手指间捏着‘黄鹤塔’,女儿失去知觉后,被强,凶手连刺数刀,将她勒死。差不多10分钟。在用棒棒反复击打她的头部后,常常将她斩首并切成四半。


直到今天,他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都会经过女儿的初中和高中,但“我没有任何感觉”。“我只记得我女儿的痛苦,”他说。他从未在女儿生活的其他阶段起主导作用。


江莹莹在美国留学期间失踪。三年来,一家人两次前往美国,一次寻找女儿,一次参加法庭审判,他们的愿望从“找到她还活着”变成“找到她的尸体并带她回家”。


妻子叶丽凤会在中午12点前把饭菜准备好放到桌子上,门外就能清晰地听到丈夫电动自行车的刹车声。饭桌上,江盈盈成了全家人回避的话题。



福建省南平市的张荣高,骑着电动自行车穿上雨衣,关掉后视镜,戴上头盔,在雨中行走。叶丽凤记得她出发去美国寻找女儿时就是这样的天气。


2019年6月,章莹颖案在美国伊利诺伊州中区联邦法院正式开始审理。庭审过程中,江莹莹被害的细节不断被曝光。张荣高从头到尾听着,低着头默默流泪,说“我没有离开,是因为我想知道我女儿是怎么死的。”


庭审现场的一名目击者表示“我希望江盈莹的父亲和哥哥能摘下耳机,但他们没有。”


坐在距离凶手克里斯滕森五六米远的张荣高,看到克里斯滕森面无表情,微笑着与辩护律师交谈,似乎并不后悔。他们没有说话,也没有眼神交流。


审判持续了近一个月。最终,凶手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法庭外被数十家媒体曝光的妻子叶丽凤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张荣高在麦克风前平静地完成了发言。


大多数时候,张龙高显得“非常安静、严肃、坚忍”。很少有人知道他在法庭外遇见了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而且两人只是在电梯里认识的。他说“我很遗憾当时手里没有任何东西。”


判决宣布后,他与凶手的律师握手。“当时如果我的妻子和儿子不在场,我就会把她打死。”如果当时张荣高一个人去美国,“我就不会回来了。“我不想活了。”


回国后,妻子叶丽凤经常半夜醒来,发现身边有空位。张荣高几乎每天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晚上他在街上走了4、5个小时,天快亮的时候,他到单位值班室眯了一会儿。


城市公园里的小山已经成为情侣最爱的去处,只需10分钟即可到达山顶。女儿出事,叶丽凤伤心欲绝。医生建议她“要么哭泣,要么尖叫”。她经常白天上山尖叫,而她的丈夫则经常半夜醒来才上山。


张荣高躺在山顶的亭子里,闭上眼睛,想着自己的女儿。他无法控制女儿被谋杀的细节,这些细节在他的脑海中“自动播放”。


深夜城里人很少,山上的路灯都灭了。他并不害怕。有时他无法停止尖叫。


2


章莹颖的两个行李箱是家人从美国带来的,里面还装着她一生最喜欢的几件衣服。叶生明峰本来不想把这些衣服带回来,但又说服不了丈夫,又把它们放回了家里女儿的衣柜里。


章莹颖出生于1990年,比弟弟大三岁。母亲叶仁峰没读过书,不识字,在家做家务。过去,她通过手工实现了一些改变。我的父亲张荣高很少说话,也没什么爱好,一直读书到中学。他从1985年开始开卡车,有时要几个月后才回家。在女儿出事之前,他干过两份工作周一到周五在一家公司做看门人,周六和周日拉木板和长途开车。


张家的房子建于20世纪90年代,共有四层。蒋莹莹住在顶楼。“因为打的邻居太吵了。”女儿出事后,张荣高把女儿房间的钥匙挂在皮带钥匙扣上,移到了茶几上,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她就上楼喝茶发呆。当我困了的时候,我会睡在女儿的房间里,这让我“更舒服”。


书架上还保留着江莹莹高中时用过的教具,只剩下她大学时拿到的厚厚一叠证书的红盒子。中间的格子里放着三张褪色的照片和两张朋友在她被谋杀后为纪念她而制作的纪念册,也是家里唯一记得她的地方。


去年,张荣高花1900元买了一部智能手机,开始学习上网。他经常在搜索引擎中写下女儿的名字并观看她的视频。还有一段检察官在法庭上播放了女儿首次作为乐队主唱演唱英文歌曲的视频。他把妻子手机里女儿的视频和照片全部“删除”了,生怕她看到会伤心。


叶立鹏的智能手机是女儿用第一个月工资给他买的智能手机,他用它和女儿视频通话、听音乐。2016年,张莹莹在北京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以访学生的身份进入中国科学院。叶丽凤说,女儿当时每个月的收入有4000多元,“比她父亲的工资还高”,并告诉她“别再想着给家里了,多花在自己身上”。


我女儿将北京时间周日早上8点到9点定为母女每周视频时间。她称母亲为“姐姐”,叶丽凤有时称她为“黑姑娘”。妈妈总是担心房间门是否锁好,是否可以去田间实验,是否有足够的花。


为了支持女儿海外扩张,张龙高向银行借了5万元。然而,过了好几天才到,江盈盈没有收到就出境了。她向父母保证,她有同学和朋友可以借,到时候她会偿还贷款。直到女儿去世,张荣高才知道这五万元是遥不可及的。


张荣高的手机里共有36张照片,其中30张与女儿的案件有关。微信上的100多名好友中,大多数是来自中国和美国的编辑和志愿者,为他们提供了帮助。他的女儿曾为他了一个微信账号,并将自己添加到了父亲的好友列表中。但由于张龙高长期使用学长的手机,因此没有他与女儿的通话记录。


江莹莹失踪后,民间和各种势力介入。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介入,案件正式移交美国联邦调查,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和美国当地警方发起筹款活动,9小时内筹集了15万美元。“寻找莹莹”志愿者微信搜救群有700余名直接参与支援的志愿者,负责现场工作、媒体、公关、信息收集等具体工作。


志愿者将尚佩恩市划分为20多个区,组织大家进行全面搜寻。随后,我们又用8至9条路线连接了附近的几个村庄,准备了数千份传单。热情的当地居民也参与其中。张荣高记得每天下班后都有两名美国人参与搜寻。张家人非常感谢这些好心人。


然而,江盈盈并没有被发现。失踪一个月后,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宣布章莹颖已经死亡。


叶来凤说,女儿第一次出事时,她很恨丈夫,并诚实地道“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提醒女儿注意安全?”“抱怨是没有用的。我们都在受苦。”叶来凤说,丈夫比她更难过、更自责。


我丈夫打扫我女儿的房间。她把女儿的照片放在柜子里,因为她担心丈夫会伤心。但很快张荣高就会把他们拿出来安置。


有一次,夫妻俩一起从楼梯上摔下来,丈夫摔断了四根肋骨,手臂也受伤了。她背部受伤,蹲下有困难,也无法提重物。


她现在很少出门,需要买菜的时候,她都会早点去,避开人群。



大多数时候,张荣高都被痛苦和愤怒所笼罩。他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开着公司的车,一边看监控录像。但他“想为女儿报仇”。


如果编辑或志愿者单独来访,这对夫妇可能会担心他们的安全并鼓励他们呆在家里。路过理发店的叶立峰小心翼翼地道“要洗头吗?”家里情况不好,担心对方也住在那里不舒服。张荣高在一家小饭馆点了两道荤菜带回家,还把两个洗好的桃子留在客人床边作为夜宵。这对夫妇不允许客人付款。


去年冬天,张荣高夫妇参加电视节目录制,来到女儿曾经在北京住过的宿舍。叶立峰忍不住敲了敲宿舍门,张荣高拍下了宿舍门号,说道“我想知道我女儿住在哪里。”他还想去广州、深圳


本文地址:http://tjdinglong.com/post/2570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