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间的河上,时间是一条流动的河流。

 admin   2024-03-30 18:27   6 人阅读  0 条评论

对于一些关于时间是一条流动的河流。和在时间的河上的题,你想知道那些呢,接下来小编带你了解一下。


——阅读蔡志海的《假扮桃树》。


吴珊珊


作者柴祖海出新书了,书名是《假装是一棵桃树》,一听说他的风格很奇怪,很有个性,很有诗意,就买了一本立即阅读。


这是智者智慧的巅峰,所以我读得很慢,没有想过漏掉每一段、每句话、甚至每一个字。23个故事,23种情境,带你品味生活。我迷失在他创造的世界里,时而被他的机智逗乐,时而陷入深深的悲伤,时而被他自由的想象力所吸引,时而被他的语言所着迷……


我惊喜不已,原来中国小说也是这样啊!事实证明,从湘西出发,我们仍然可以找到这样一条路线。


时间是一条流动的河流


“于寺太阳落山了。我父亲去世了。我给父亲打电话,他不在。”


时间是永恒的,生命是无常的。如果你读他的小说,你会在他的故事中感受到一种命运感,关于每个人、每个地方,你会感受到读完之后萦绕在心头的悲伤。


有人说,写小说首先要设定一个期限。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条河流流淌过一个故事。


“多年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回忆起父亲带他去看冰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在《一百年的孤独》的开头,我们看到了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时代我们读到它来了三种形式。同时过去和未来。


事实证明,时间本身有很多方面。但时间到底是什么?


“我认为未来几十年我们必须有很大的耐心,从头开始。”在《父亲简史》中,时间是历史中的一种命运感。


“流水冲刷掉了石头年轻的样子,石头静静地散落各处,聆听河流的故事。”“穿越时光的人,都在彼此的记忆里萦绕。”时光是一部无知少年之间的爱情故事。出自《红风筝》。


“一个人一旦有了自己的历史,就有了时间。”时间就是《河东街题》中老兵陈世臣的生命。


看柴车海的小说,有时你会忘记时间。不免让人怀疑他在小说中刻意淡化某个特定的时间,每一部小说都仿佛被定格在历史的长河里,任何读者都可以在他的小说中读到自己的记忆。


时间从来没有被定义过,它就像一条缓缓流淌的历史之河,任何人都可以汲取其中,却无人能阻挡它的脚步。


“母语就是命运”


“阳光让万物生长。阴影里,长出鲜艳的枝叶,绽放出五颜六色的花朵。所有的鸟儿都从阴影中飞出,在阳光下歌唱。人们在街上走来走去,光影形成边框。””


“声音在山里,人在屋里,鸟在树上。”


“一群携带虫子的蚂蚁就像一场葬礼。”


“雾经过夏秋成熟,变得越来越浓。冬天,雾一部分还是雾,一部分是雪。从浓雾中走出来一个路人,戴着红色的帽子,就像一位在雾里的少女。”晨雾缭绕,太阳升起……”


这是他独有的,诗意而简洁。这可以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也可以说是经过深思熟虑后选择的写作风格。


作者何立伟这样描述蔡车海的语言粗犷的曲折,像剥去老树的树皮一样,时间的曲折,世事变迁的曲折,这就是玄寺参与公共事务的基调,白的基调。云长谷,冷静自信,营造文字磁场。请留下来陪我。”


作家韩绍功将蔡车海的小说命名为“嘟囔式”。“如果说小说的语言可以称为叫喊式、歌唱式、油舌式……蔡车海近年来的写作,往往是嘀咕式的。”


而他的语言根植于湘西。他虽然不会说方言,但他的语言却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深深地传递着湘西文化的血脉。他道“怎样才能将民间语言融入小说而不失其韵味?古老的书籍语言如何才能变得口语化而不失去其古老的意义?“如果用那种语言写,会是什么样的小说?”“我想要的、我想做的就是成为一名写小说的民间艺术家,但这更适合我。”


由此,他探索出了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思考的越来越少,灵魂越来越清晰,语言也越来越清晰。如果说《冒充桃树》有什么优点的话,我认为它是一本干净的书。”足够干净,因此也足够真诚。


“我家乡的河流有时在地上,有时在地下。这就像一个千年背景,有时在光明中,有时在黑暗中。汉字书写将会继续,新的诗歌和小说将会不断涌现。作为一个小说家,我说烂小说一定会长得像什么,但我认为象形文字和汉语是中国小说的河床,母语就是命运。这是肯定的。”这些是他的想法。


“母语就是命运”,湘西就是他的命运。


小说有它自己的生命和面貌。


时间给了,语言给了,故事就开始了。


“元旦,请喂果树。用刀把果树的嘴割开,喂它。一个人,另一个人拿着果树回。它会结果吗?它会结果吗?”很多。“是我吗?很多吗?很多吗?很大。甜吗?很甜。”这就是《模仿桃树》的故事。


“在格春,人们长住,疗伤,讲几个故事,说几句话,有的落在枕头上,有的落在床边,有的在格春里徘徊,有的在徘徊。”像精灵一样游荡。”这就是《铭记格坤的牙齿》的故事。


“我父亲不断砍伐树木。都是我小时候种的。我们先砍了酸鲅鱼树,然后砍了酸梨树,又砍了酸桃树和半浸桃树。当一个人的生命即将结束时,他会毁掉他亲手所做的事情。”这是《父亲简史》中的一个故事。


人形因思念而生,思念如河水,我是水中倒映的镜子,玉树风语,白马流淌,思念河鱼时而幻化成鱼儿的形状。河流。”。这是一个故事。


……


古树村,几个村子,杜浩村,三千半个……故事开始了。


蔡志海说,“小说有它自己的生命和面貌,万物都有它自己的形状和精神面貌。”在时间的长河中,语言开始按照自己的思想生长。他相信事物是存在的。单词矩阵。认知是文字之母。字晶一旦形成,就会自然生长。


作家苏童说“几十年过去了,菜菜海的森林还在,变得更深更广,远方的登录声也越来越远,不再意味着诗,而是菜菜”。海。“它描绘得很高,”他说。“测量和思考大海的声音,就像万物的声音。”


蔡志海喜欢马致远的《天镜煞秋思》。枯藤老树,昏鸦昏鸦,小桥流水,西风吹老路,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边。他说这首诗空间感很大,不合逻辑。小说也不可能符合逻辑。这个小序列,经过扩展和书写,就成为一部长篇小说。他还喜欢用文字在小说中留下大量的空间。“有思考的空间,有理解的空间。”


他继续创作山川番系列小说二十多年,始终坚持手写。


“我怀念过去,思考自己,闲散沮丧,经常患上思维病。以小说为药,写作成为一种自救、自助的手段。”自救手段。所以他拯救了自己和他人。


本文地址:http://tjdinglong.com/post/2513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