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对经济的宏观影响—真相揭秘,记者爆料!

 admin   2024-04-02 09:27   6 人阅读  0 条评论

文/西部证券高级宏观分析师卞全水团队


年初以来,基于资本市场表现的经济前景相对悲观。我们认为这太悲观了。在基本情景下,我们判断今年宏观经济形势会好于去年,而且随着政策的放松,股市不需要太悲观,但肯定有机会。


1、今年名义GDP增速为5,明显好于去年的44。


2024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预计在48%左右,快于过去两年的平均增速。2023年经济高增速主要受益于低基数效应,剔除基数效应,预计2022-2023年平均增速在41%左右。疫情造成的“疤痕效应”将消失,今年消费增长将逐步恢复正常,增发国债和“三大工程”有望支持基建和房地产投资,IMF预测全从2023年9月起,贸易量将加速增长35%。出口增长预计也将改善。我们预计全年GDP增长48%,高于过去两年的平均增速。从节奏上看,2024年一季度GDP增速可能出现同比低点,二季度可能出现同比高点。


通胀温和上升将导致名义GDP更快增长。财政和准财政政策有利于通胀反弹,考虑到目前房地产市场难以出现新阶段的扩张,通胀大幅上升的可能性不大。2024年,CPI增速预计将反弹至05左右,PPI降幅将收窄至-05左右,名义GDP增速预计将较2023年名义增速加快,回到5左右。审视过去20年中国股市的状况,我们发现A股盈利变化与名义GDP增长密切相关。因此,随着今年名义GDP增速恢复,A股盈利能力较2023年有望改善。


2、房地产对经济的影响或将减弱


到2024年,房地产投资相对名义GDP的吸引力可能下降7个百分点。近五年来,韩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对名义GDP增速的影响逐年下降。2023年为-95,名义GDP增长率降低1个百分点。本轮PSL的城中村改造可以为房地产投资提供实实在在的支持。但考虑到土地购买不振、新开工推迟、竣工面积减少等因素,2024年房地产投资增速或将降至-7,名义GDP降幅或将降至07。百分点。


三是财政、准财政政策经济刺激效应较去年有所增强。


从政策制定上看,今年的财政和准财政政策仍然是“适度强化”。2023年增发万亿国债可能意味着未来财政政策将调整为适度扩张。财政部长兰福安近日宣布,将从预算稳定基金和其他政府预算中转移部分资金,用于弥补2024年一定规模的赤字,并增加总体财政支出。此外,PSL在“三大业务”中的作用有望进一步增强,年规模预计在5000亿韩元左右。


从经济刺激力度看,今年财政和准财政政策的经济刺激效果大于去年。考虑到2023年将发行5000亿元国债资金并结转至2024年,2024年实际财政政策力度将超过2023年。此外,预计2023年第一至第三季度的财政赤字将比去年同期有所减少,2024年财政刺激的步伐可能会比2023年更快。


4.中国经济继续在恢复性增长体制下运行,这可能会增长的灵活性。


中国经济复苏增长有以下特点1、疫情对居民、企业、地方政府三大部门影响较大,经济增长动能不足;2、经济复苏需要较长时间。需要一些时间。3、不存在通胀压力。4、GDP增速环比和同比波动较大,经济前景不确定性增加。


当前经济不确定性依然存在,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将继续运行在恢复性增长框架内,增长弹性可能有限。首先,住宅领域的就业和收入预期尚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并且考虑到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住宅领域的资产变化也不容乐观。其次,企业部门实际利率仍然较高。此外,房地产企业融资还比较困难,今年一、二季度是房地产企业债务到期高峰,到期金额超过2000亿韩元。三是土地市场低迷,地方政府财力相对有限,全国地方政府债务创历史新高。


去年经济增速弱于预期。经济增长预计达到5%的目标,但在上年较低基数的基础上预计2023年GDP增长53%。但从价格层面看,PPI下降速度较快,导致企业利润下降。生长受到损害。从这个意义上说,实体经济仍然低于潜在增长率。


今年,从去年11月公布的“东风在吹恢复性增长正在进行”——2024年宏观经济展望来看,在基数情景下,今年经济表现预计好于去年。今年实际GDP增速可能略低于去年,但物价水平会受到基准线影响,导致物价总水平上涨,特别是PPI大幅上涨,带动企业复苏利润增长。如果今年宏观经济形势好于去年,政策有所放松,股市不必太悲观,但肯定会有机会。


今年的名义GDP增长率为5,明显好于去年的44。


2023年实现更高的经济增长将受益于较低的基数,2022-2023年的平均增长率可能在41左右。2022年第二季度和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都将受到疫情的阻碍,导致2023年的基数较低。2023年是Covid-19隔离三年后的经济复苏之年,虽然2023年整个经济将出现反弹,但仍存在有效需求不足、部分行业生产过剩、社会预期疲弱等题。很多风险和危险。预计2023年GDP增速在53%左右,较2022-3年增速有所反弹,但剔除基数效应的两年平均增速可能在41%左右。


从增长角度看,2024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计在48%左右,快于近两年平均增速。消费方面,疫情造成的“疤痕效应”正在消失,消费增速逐渐恢复正常,预计2024年零售增速较2023年有所下降,但快于平均增速。近两年来。


投资方面,2023年10月底宣布增发1万亿元国债,预计将支持今年基础设施投资。据新华社报道,国家发改委12月公布了第二批增发国债项目清单,其中项目超过9600个。超8000亿元国债增发中,1万亿元大部分已完成,具体项目方面,预计水资源保护、管道相关基础设施投资将更加活跃。今年。此外,通过“三大工程”的推动,房地产投资有望活跃。


出口方面,IMF预测全贸易量将加速增长,从2023年9月起将增长35%。韩国今年出口增速预计较2023年有所改善,全年实现小幅正增长。


基于今年内需和外需均有望小幅改善的情况,今年全年GDP增速预计将达到48%,快于近两年平均增速。从节奏上看,2023年一季度环比将呈现高增速,二季度将呈现低季度增速,由于基数效应,2024年一季度GDP增速可能较低与去年同期相比,由于基数效应,二季度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速可能较低,也可能较高。


物价方面,预计2024年通胀温和上升,名义GDP增速加快。2023年10月宣布增发1万亿韩元国债,12月央行对PSL的净投资增加3500亿元,似乎体现了政策层面扩大内需的意愿。财政和准财政政策的实施将提振经济增长,有助于2024年物价恢复。考虑到目前房地产市场难以进入新一轮扩张,通胀大幅上升的可能性不大。2024年CPI增速预计将反弹至05左右,PPI降幅预计收窄至-05左右。通胀反弹可能会提高GDP平减指数增长率,预计2024年名义GDP增速将反弹至5水平,快于2023年44的名义增速。


审视过去20年中国股市的状况,我们发现A股盈利变化与名义GDP增长密切相关。2000年至2022年,A股整体营业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06,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95,与12的名义GDP复合增长率相差不远。过去20年A股落后于经济增长的最大原因是估值水平的整体下降。由于A股营业利润在大多数时期都比较接近经济增速,因此随着今年名义GDP增速的恢复,A股盈利能力预计将较2023年有所改善。房地产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可能有所减弱,近五年来韩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对名义GDP增速的拉动作用也逐年减弱。2019年,房地产投资仍能拉动名义GDP增长13个百分点,而2020年至2022年,分别录得09个百分点、06个百分点和-13个百分点。2023年1月至11月,得益于土地购置和新开工,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增速仅为-94,预计2023年房地产开发投资总体增速为2023年12月12日。2023年为-95,名义GDP增速降低1个百分点,略好于2022年。


本轮PSL的城中村改造可以为房地产投资提供实实在在的支持。2023年12月,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净新增抵押贷款补充贷款3500亿元,主要可投资“三大工程”建设'。在2023年12月发布的《城中村改造政策定位、模式详述与规模测算》报告中,我们认为本轮城中村改造是一次“土地净流转”,即第一阶段土地开发。提到这个,是因为我坚持拆迁,在新建模式中,可以成为金融支持的半核心领域,从房地产代销投资的效果来看,拆迁新建模式肯定比普遍改善的要好。和拆除一体化模型。


到2024年,房地产投资相对名义GDP的吸引力可能下降7个百分点。虽然“三大工程”的推进可能对房地产投资提供一定支撑,但由于土地购置依然低迷,新开工进度推迟、竣工面积减少,预计房地产开发投资仍将低迷。虽然呈现下降趋势,但预计降幅较2023年略有改善。预计2024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为-7%,因此名义GDP降幅可收窄至07个百分点。


财政和准财政政策刺激的效果比去年更大。


从政策制定上看,今年的财政和准财政政策仍然是“适度强化”。同时,2023年增发1万亿国债可能意味着未来财政政策将调整为适度扩张。总书记强调,“宏观调控要适应发展阶段特点和经济形势变化”,“扩大需求就扩大需求,调整供给就调整供给”。做出明智的决定并开出准确的治疗方法。”中央经济工作委员会指出,有效需求不足是进一步推动经济复苏必须克服的困难和任务之一,加强财政政策是时候了。与此同时,财政部长林富安最近宣布将从预算稳定基金和其他政府预算中转移部分资金,以弥补一定数额的赤字并增加2024年的整体财政支出[1]。此外,PSL在“三大业务”中的作用有望进一步增强,年规模预计在5000亿韩元左右。


从经济刺激力度看,今年财政和准财政政策的经济刺激效果大于去年。考虑到2023年将发行5000亿元国债资金并结转至2024年,2024年实际财政政策力度将超过2023年。到2024年,预算赤字率可能会继续增加到3以上,达到32左右。央行计划于2023年12月重启PSL,预计未来还将继续推出。此外,预计2023年第一至第三季度的财政赤字将比去年同期有所减少,2024年财政刺激的步伐可能会比2023年更快。


中国经济继续在恢复性增长体制下运行,这可能会增长灵活性。


2023年4月,我们提出了中国经济韧性增长的分析框架。该框架可以更好地分析经济增长动态并预测政策。


中国经济复苏增长有以下特点1、疫情对居民、企业、地方政府三大部门影响较大,经济增长动能不足;2、经济复苏需要较长时间。需要一些时间。3、不存在通胀压力。4、GDP增速环比和同比波动较大,经济前景不确定性增加。


当前经济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疫情对经济的宏观影响和新冠疫情对宏观的影响的这些题已经一一解完毕,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

本文地址:http://tjdinglong.com/post/2571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